仓颉文化在商丘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和价值初探

一、仓颉及汉字文明

(一)仓颉、仓颉造字与中华文明的传承

远古时代的文明中,仓颉在某种意义上是历史文明的代表性符号。“仓颉”二字本身就是一段历史,它究竟隐含着什么样的文化密码?

仓颉,姓侯冈,号史皇氏,黄帝时史官,因造字有功,黄帝赐姓仓,仓的繁体字作“倉”,含有君上一人与人下一君之义。仓颉,俗称仓颉先师、制字先师、仓颉至圣等,被后人尊为中华文字始祖。

《荀子·解蔽》载:“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淮南子·本经训》载:“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这也是二十四节气“谷雨”的由来之一。许慎《说文解字》载:“黄帝之史仓颉,见鸟兽蹄迒之迹,知分理之可相别也,初造书契。”“仓颉之作书,盖以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所以,“文”是最初的象形字,“字”就像是这些象形字孽生出的孩子,对每个字加上读音,就形成了汉字系统的雏形。

当然,文字的发明靠一己之力难为,必然是人们长期不断积累、不断传播的结果,仓颉造字的传说反映了仓颉是在汉字发展中具有特别重大突出贡献的杰出代表。安阳已经发现3000多个甲骨文字,甲骨文字的出现虽在商代晚期,但多位专家研究成果证明,甲骨文与仓颉文有很多相似之处。传说中象形、会意、形声、假借、指事、转注六种造字方法是仓颉发明的,据此推测,甲骨文是仓颉文发展演绎出来的是有道理的。

在中华文明起源发展轴线上,中原地区一直是文明的中心之一,沿着中华文明的轴线,我们能够读懂历史以及历史背后的密码。在文明前进道路上,从最初的刻符龟甲、彩陶图纹、刻画图腾,到仓颉作为史官造字,以及后面的汉字演变史,基本可以看出,仓颉造字起到了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他是一个整合者、集大成者,实现了从符号、图纹到文字的嬗变,这是划时代的成果。在已知的四大古文字体系中,尼罗河流域的埃及圣书体文字、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和中美洲的玛雅文字均没有延续下来,唯有以殷墟甲骨文为代表的中国古文字体系一脉相承,绵延发展。中国文字虽然经历了甲骨文、金文、篆、隶、楷、草、行等不同书体形式的变化,但以“六书”为特征的文字结构保留至今,成为今天世界上约五分之一人口仍在使用的文字,对中国人的价值认同、思维方式、审美观念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仓颉造字也得到了国际认同: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约翰·亚当斯大楼东侧铜门上镶嵌有仓颉雕像,美国国会图书馆把仓颉定位为“中国文字的庇护神”。2010年,联合国将中文日定在农历二十四节气之“谷雨”,正是为纪念“中华文字始祖”仓颉造字的贡献。

(二)从仓颉遗迹遗址分布看中华文明的源起

中原大地是中国古代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从上古时期就是以黄帝和炎帝为首的华夏部落的主要活动区域,关于仓颉造字的传说和遗迹也遍布中原大地很多地方。

仓颉遗迹和传说,分布于黄河流域的中下游地区,与黄帝活动地区大致吻合,二者有着微妙联系。全国比较知名的有12处仓颉遗迹,包括了仓颉墓、仓颉台、仓颉祠、仓颉墓碑、仓颉纪念堂、仓颉庙、仓颉双井等。仓颉造字传说分布区域就是炎黄部落曾经生活、发展的地方,尤其是见证了中原文明为主轴的华夏历史文明核心区。

综上,客观表明仓颉在搜集和整理文字符号的过程中,游历过很多地方,这些地方自古至今都流传着仓颉造字的传说,并存在于文献、地方志、碑刻、诗词之中。这些构成了仓颉造字的普世性的民间信仰,也构成了仓颉传说完整的地理空间脉络,仓颉造字的文化遗产属于中国,这12处仓颉遗迹的存在共同构成了可申请世界非遗的现实有力支撑。

公开资料显示,黄帝和炎帝是起源于黄河流域的两个血缘关系相近的部落首领,他们联合打败了蚩尤族,正式定居中原地区。炎黄文化影响着周围的部落,又与东方、南方的部族逐渐融合,形成了华夏族,黄帝和炎帝也被尊奉为华夏民族的人文始祖。

(三)仓颉精神的当代诠释

仓颉造字蕴含着仓颉精神,概括起来便是善于学习、开拓创新、专心致志、不屈不挠、立足实际。

1.善于学习。仓颉是勤奋好学的典范,他通过观察鸟兽痕迹获得灵感,从而展开对结绳记事创造性的改进。我们做学问亦如此,需要学而思、思而学,唯此,方可精进有提高。

2.开拓创新。仓颉造字结束了结绳记事时代,作为史官,他不囿于常态,从鸟兽痕迹上发现创作文字的契机,凭借不断的创新,让文字从象形发展到会意、形声等多种记录表达方式。

3.专心致志。《荀子》载:“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爱好文字的人很多,而只有仓颉一人传世,为什么?因为仓颉能够统一于道。从古至今,没有心猿意马而能专精的,仓颉专一专注研究创造文字,得以传世。于我们而言,只有克服和摆脱外界的干扰,专心专注专一做事,才真正知道自己的潜能到底有多大,进而成为某一领域的翘楚。

4.不屈不挠。清代程明升所著《幼学琼林》载:“上古结绳记事,仓颉制字代绳。”克服结绳记事的藩篱,创造新的记录方式,一定得克服重重困难和阻碍,而仓颉就是那个打破常规,克服困难,不屈不挠创造新事物的代表。

5.立足实际。据《春秋元命苞》载:“仓帝史皇氏,名颉,姓侯冈,龙颜侈侈,四目灵光,实有睿德,生而能书,及受河图绿字,于是穷天地之变,仰观奎星园曲之势,俯察龟文鸟羽山川指掌而创文字。”仓颉天生异貌,能够穷究天地万物的变化,根据奎星园曲、鸟兽之文、山川之状,悟出世间的文理之别,创造了文字。仓颉从小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天分,长大后能够从身边实际观察中参理悟道,进而完成了造字使命。不好高骛远脱离生活,不纸上谈兵,从实践中发现真谛,这也是做学问必备的素养。

仓颉是值得我们崇拜的文字鼻祖,仓颉精神是底蕴深厚、具有很大文化张力的修身治世宣言,也是流淌在中华民族血液里亘古不渝的优秀文化滋养,催人奋进,发人深省。

二、仓颉文化在商丘

在全国著名的12处仓颉遗迹中,始建于汉代的有4处,分别位于河南南乐、河南商丘、河南开封和陕西白水。位于商丘市示范区民安街道办事处李大夫庄村委会堌堆坡村(原归虞城县古王集乡)的仓颉墓和仓颉祠在全国众多仓颉纪念地中有其独特地位:一是考古论证商丘仓颉墓坐落在4000余年历史的龙山文化遗址上;二是2500余年前的春秋时代,已有仓颉墓;三是2000多年前的西汉,已经建祠植侧柏。从中不难发现,仓颉文化在商丘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底蕴。

(一)仓颉文化与殷商之源文化的关系探究

春秋战国时期,宋国是公认的文化中心之一,以宋国都(今商丘)为中心的一百华里半径圈内,活跃着老子、墨子、庄子、惠子和宋子等先哲群体,他们开创的哲学或思想成就深深融入了中华民族血脉,也为世界文明作出了贡献。何以如此?学界一般归因为商丘乃殷商文明之源。地处黄河中下游的商丘,是火文化的发源地,火文明催生人类文明的集聚、裂变、扩散,是文明发生发展的正常规律。所以,我们有理由说火文明以及在其基础上形成较早的文字文明是殷商文明之源的基本内核。

1.从时间线上解密仓颉文化与殷商文化的联系。仰韶文化发展到龙山文化,再发展到殷商文化的中心论学说,在考古学界是认可度较高的中国文明起源的脉络。无疑,最早出现文明国家是在黄河流域,8000多年前的龟甲用途之谜,有可能就是一种文字语言的实物表达,5500—6000年前彩陶兴盛,鱼纹、八面鱼纹、花鸟图案等的出现,昭示着图腾文化一直延续并不断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产生新的形态。5000多年前的巩义双槐树遗址出现了最早的中轴线理念,从双槐星图的信仰到黄帝传说的出现,从结绳记事到书契再到仓颉造字,中华文明的演进始终是连续的,而且都充满着原始的宗教崇拜色彩。仓颉造字推动中华文明前进了一大步,仓颉文化是殷商文化的内核之一。

商丘日报社原主任编辑杨石老师在《我与仓颉的不解之缘》一文介绍:“据考古队1978年和1984年两次勘探,确认位于堌堆坡村西侧的仓颉墓,坐落在距今4000余年的龙山文化遗址上。”也侧面印证了仓颉文化与殷商文化在时间序列上的先后关系。

2.从甲骨文窥见与仓颉造字的渊源。商族先民勤劳、智慧,创造了灿烂的商代文明,也承袭了先民创立的文字文明,最终衍化为光耀千秋的甲骨文。商字甲骨文解释是上面为鸟冠形,代表商族图腾是鸟,下部的“冏”像穴居之形,表明当时的居住形式,后人以其居住地为商。仓字甲骨文为仓的象形,上部像苫盖,底部像坎穴,中为进出的门,与商的甲骨文穴居之形表述有同工之妙。“仓”字始行于商代,仓、商二字古音邻纽双声、同阳部叠韵,音近而假,两者可通,且为音近字。由此可见,商、仓联系密切。仓颉乃黄帝史官,造字并主管祭祀,商族则以祭祀为头等大事。抑或是商族中有一部分贤者继承了仓颉造字的衣钵,让他们这个族群忠于祭祀并拥有了以文字为代表的高度文明。

3.仓颉之颉与商族先人契有一定联系。契其本意是与刻木记事有关,与记录、契文有关,又被借为商祖名,显示商祖或商族与刻木记事,与文字的发明、创造有关。仰韶文化晚期,也就是黄帝时代,彩陶图案出现花鸟图案,图腾崇拜以及刻字记事和创始契文是他们的革命性实践飞跃,仓颉就是其中造字的代表人物,这为后来的商族拥有成熟、智慧的甲骨文字奠定了坚实基础。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朱彦民教授则认为,“造字圣人”仓颉与商族祖先契可能是同一个人。仓颉之颉其一读音与契同音,其中是否有尚待解析的文化密码,也未可知。但商族契的时期,商族人沿着先贤的脚步对文字进行改革创造,使商族文明厚积到一定高度,这是符合发展逻辑并为后来的历史所证明的。商族的甲骨文在中国文字发明史上有巨大贡献,让中华民族历史的记载更加丰富和完整,这无不是对于仓颉造字、仓颉文化的一种延续。

我们有理由认为,商丘的仓颉墓和仓颉祠在传播仓颉文化、研究殷商文化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随着商丘殷商之源考古工作的推进,未来从考古学上也许有更多关于商丘历史文化的新证据,将更加充实明晰商丘历史文化的脉络。

(二)仓颉文化对商丘传统文化的价值分析

火祖、字祖创造了火文明和文字文明,让人类进入了新纪元。因此,仓颉文化对商丘传统文化具有不可撼动的根基地位,它是商丘文化的滥觞,深刻影响着商丘的殷商文化、汉梁文化、木兰文化、大运河文化、黄河文化、双忠文化、应天文化、状元文化、雪苑文化、红色文化、好人文化等本地文化,丰盈了商丘传统文化的内涵底蕴。作为殷商文化之源的商丘,其深厚的人文底蕴和地理变迁史、城市发展史以及考古成果等迹象表明,商丘厚重的历史文化正在被唤醒,逐步在复苏,相信它们在新时代定会焕发新的光彩。

流传下来的仓颉文化传说以及起源于汉代的商丘仓颉墓、仓颉祠的存在绝非偶然,它一定具有独特的历史渊源,才有商丘民众千百年来的坚守和传承。商丘仓颉文化是全国仓颉文化的一分子,也是华夏民族的共同瑰宝,更是商丘兴文化、展形象,传承汉字基因、赓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根与魂。

(三)市级非遗《仓颉的传说》赋能仓颉文化传承保护

仓颉的传说是主要流传于虞城县、示范区、梁园区和商丘市城区的文化遗存和多种传承方式并存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21年1月,《仓颉的传说》列入第六批商丘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1.结绳记事和造字传说。结绳记事是远古时代人类为摆脱时空限制记录事实、进行传播的一种手段。它发生在语言产生以后、文字出现之前的漫长年代里。相传,仓颉善于请教智者和百姓,善于思考,久而久之,成了一个知识渊博的人。黄帝知道了,便让他做了史官。那时候,人们认为人的命运都掌握在天地鬼神手里,因此祭祀是部落大事。一天,黄帝对仓颉说,“我掌管天下,事情太多,生怕有时忘了祭祀,给百姓招来祸灾,我想选一个记性好的人,把一年里所有祭祀的日子和事项都记得牢牢的,能够随时提醒我,您就干这桩事情吧。”仓颉答应下来后,觉得许多事情光凭脑子记实在吃力,便想了个结绳记事的办法:大的祭祀,就结个大疙瘩作为标记;小的祭祀,就结个小疙瘩作为标记。为了区别祭祀时间,他在绳子上涂上颜色,春天的祭祀用青色作记号,夏天的祭祀用绿色作记号,秋天的祭祀用黄色作记号,冬天的祭祀用白色作记号。后来,仓颉把鱼、鸭、牛、羊、鸟的形状画下来作为标记,逐步创造了象形字并固定下来,更加准确地记录事实。

2.仓颉墓的由来。相传,孔子携弟子巡游时,途经仓颉墓,看到一具裸露的颅骨,抱在怀中便跪地痛哭。弟子不解。孔子悲痛之余向弟子解释道:我怀中抱着的颅骨上面有四只眼孔,不是造字鼻祖仓颉,又会是何人?于是,孔子命弟子挖坑筑墓,将仓颉的尸骨重新掩埋。另一传说是该地位于上古九泽之首的孟渚泽西南岸一堌堆坡上,东周时期,下大夫出身的老子曾游历于此隐居,确认此墓为仓颉墓,仓颉墓所在的村名为堌堆坡,老子隐居的村名为李大夫庄村,至今仍在沿用。自此,当地百姓为纪念仓颉,在其墓前建祠植树,每年春季“谷雨”节举祭,历代香火不断。

3.仓颉菊的故事。史载“墓周生丛菊,清香可充茗”,这种菊花只能在仓颉墓周边方圆二三公里内生长,为仓颉墓增添了几分神圣和神秘。相传历史上,一位村民在仓颉祠的院里发现一种菊花,这种菊在深秋的时候开出或白或黄的小花,而且成簇成团,闻起来味道微甜。这位村民就用它泡茶喝,谁知这种菊花茶不但香气浓郁,喝了能提神醒脑,还把他多年的眼疾也治好了。该村的村民听说这些事后,家家种植,并称它为仓颉菊。每到菊花开时,这里的人们都会把第一次采摘的菊花供奉在仓颉像前。

4.《仓颉的传说》传承情况简述。仓颉故事代代有传,可溯及的两百多年的传承过程中,一代代传承人秉持一颗赤诚之心,付出了大量精力和汗水,传承人对于仓颉传说的文化传承意义重大。

第一代传承人郑贵恩,原仓颉学校教师,已过世30多年。第二代传承人杨石,资深报人,退休干部,老家距仓颉墓二里半地。自2008年以来,他还潜心研究仓颉文化,先后在《商丘日报》《京九晚报》发表《仓颉墓与仓颉其人》《我与仓颉结下了不解之缘》《<仓颉墓考>辨析及其他》和《结缘仓颉》等长篇文章。第二代传承人荣金宽,退休干部,原仓颉学校教师,曾记录仓颉造字故事。第三代传承人赵继彬,市社科联党组原副书记、副主席,老家就在仓颉墓旁的堌堆坡村,从小便在此生活、读书,耳濡目染,深受仓颉文化的熏陶,对仓颉传说耳熟能详,对传承仓颉文化情有独钟。第三代传承人蒋茂申,虞城县古王集乡原党委书记,热爱文化事业,修建仓颉文化广场,举办仓颉文化书画展等。第三代传承人谷雨,商丘社科联网商社科主编,对仓颉文化兴趣浓厚,用文字和视频宣传仓颉文化。

三、仓颉文化品牌的底蕴及潜在价值

仓颉文化在全国的普遍存在,证明了仓颉文化是全国具有影响力的文化品牌,仓颉文化在商丘的生发及延续不仅是全国仓颉文化谱系中的重要一支,更是商丘传统文化浓重的一笔。仓颉文化悠远的历史以及其持续影响力是哺育豫东人民的不竭精神财富,在文旅文创融合发展战略下,在全国文物保护工作创新机制下,仓颉文化品牌具有创新性转化的潜在价值。

(一)商丘仓颉文化的民间信仰基石

1.拜祭祈福民俗历史悠久。在每年的农历三月二十八(仓颉的诞辰日),到仓颉墓祭祀的民众络绎不绝。人们纷纷捐钱捐物,以保护和维修仓颉墓、仓颉祠。

2.群众“讲古”传承仓颉文化。仓颉的传说源远流长,仓颉墓和仓颉传说的所在地堌堆坡村及周边区域几乎人人可言说与仓颉有关的传说,当地群众多以“讲古”的形式口耳相传。人们以朴素而鲜活的语言,讲述仓颉的事迹,赞美仓颉的功德,彰显了仓颉文化精神。仓颉传说内容丰富,故事感人,虽然带有神奇色彩,却反映了历代人民对字圣仓颉的无限敬仰和深切怀念。

3.仓颉文化滋养教育事业。在仓颉精神的熏陶下,当地尊师重教蔚然成风。仓颉墓周围方圆几十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从古到今出了很多名人志士。北宋仁宗时期的状元王尧臣、探花赵概皆出于此。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当地民众依托仓颉祠建起了学堂,后来又办起了仓颉中学,如今在其旁边还办有一所仓颉小学。

除此之外,仓颉文化还浸润着虞城的城市文化景观。虞城县城区有仓颉大道,古王集乡有仓颉文化广场、仓颉塑像、仓颉造字壁画书法等。

(二)推动仓颉文化文创化发展

近年来,河南关于中原文化的创意表达频繁出圈,其文创产品也进入大众视野。《唐宫夜宴》、奇妙游节日创意系列、考古盲盒等等,一出现便赚足了流量,带来了消费潜能,让传统与现代碰撞,手办、玩偶、盲盒受到年轻人喜爱。媒体、考古部门、歌舞剧院、文旅部门等机构联袂推出文旅文创文博重磅作品气势如虹,做出了河南文化厚重的底气,也增强了河南人民的文化自信。背后是创意驱动、美学引领、艺术点亮、科技赋能,推动了文物遗存的具象化和活化。

1.推动仓颉文化文创化发展,需要立足于商丘乃至全国文化市场的视野和高度。商丘的仓颉文化是仓颉文化在全国分布的一个支点,既有普遍性特征,又有商丘自身的特色。普遍性凸显了仓颉文化的影响力,商丘特色凸显的是在地化。我们应该首先把商丘自身的内功练好,多借鉴其他区域仓颉文化创新发展的先进经验,努力做出商丘特色。

2.推动仓颉文化文创化发展,需要专家学者和熟悉文化营销的行业精英参与。文化创意的源头来自于对文化内容的深层认知,只有充分地、准确地、完整地将商丘仓颉文化系统梳理,才能为仓颉文化创意产业提供源动力。文化营销也需要专业的人才去做,洞察新生代的消费趋势,需要传媒精英对文化资源有计划地宣传推广,从而培育市场,吸引投资。

3.推动仓颉文化文创化发展,需要有符合当代社会心理和审美要求的高端文化创意。文化创意的形式多种多样,可以通过舞蹈、曲艺、书法、绘画、武术、剪纸、情景剧等多种表现形式呈现,又可以融合盲盒、书签、文房四宝伴手礼、服饰、玩偶、挂饰等载体实物化,还可以结合国潮、复古、现代等多元化风格。比如,我们可征集著名书法家的墨宝书写“天下文字祖,古今翰墨师”来推广文创书签、文房四宝伴手礼;仓颉文化亦可与剪纸结合;从历史名人记载的仓颉相关文献中提取仓颉精神元素做创意日历;我们的仓颉菊主打稀缺、稀有、古朴、概念,做成精细美的小茶包等等。

4.推动仓颉文化文创化发展,需要包括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生产、包装等系列化设计。因为出众,所以出彩。好的原创设计能够吸引更多人眼球,也更有品牌生命力,它关系到执行环节的各个方面,我们应该予以系统思考。仓颉文化品牌全案设计应该是贯穿到文创产品线始终。

来 源:商丘日报

作 者:赵继彬 谷 雨

来自: 商丘日报
精彩评论0
我有话说......